郭  萍
  彭定康似乎一直在給他“千古罪人”的評價尋找新註腳。這名現英國過氣政治人物,前香港大權獨攬的人物,當地時間4日在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出席聽證會時,大發牢騷,稱英國政府是為了錢,才不在香港問題上向中國施壓,並說“香港未來被偷去”云云。
  事實上,“占中”發生以來,英國已經三番五次對香港說三道四、指手畫腳,但彭定康認為不過癮,批評英政府“太低調”,並猜測背後原因是擔心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受損。這一論調,是“中國威脅論”在中英關係上的最新應用,是一個鬱郁不得志的失落政客為博取鎂光燈而做的最後掙扎。
  彭定康出席的是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。這個委員會今年7月決定調查《中英聯合聲明》在香港的實施情況,拖拖拉拉4個月後才首次召開聽證會。好在現在有了互聯網,很快就能查到《聯合聲明》原文。這個1000來字的重要文件,根本就沒提普選。而是白紙黑字寫得清楚:香港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,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。
  在下議院,彭定康倒是說了一句無比正確的“新話”——“香港的未來被偷去”。的確有人試圖偷走東方之珠的未來,而且已經人贓俱獲。作為苦主的香港市民,用184萬簽名來呼籲懲賊。偷走香港未來的,是那一幫非法霸占道路,拒不執行高等法院禁制令的“占中”者;是那一班在立法會“拉布”,阻礙民生議案,又在醞釀非法的“變相公投”的反對派議員。這樣一幫擅長盜竊香港未來的“歲月神偷”,讓東方之珠前途蒙上陰影,讓“港無寧日”的遠慮成為近憂。
  英資匯豐銀行的調查已經顯示,受“占中”影響,香港上月私人企業經營環境“顯著轉差”,是過去3年來最差水平,並確認香港經濟進入下行周期。
  幾百年前,彭定康的前輩帶著槍炮來到中國,要跟我們“做生意”,先賣給我們鴉片,後擄走香港。現在彭定康又在下議院大談“生意經”——大意是我們既要賺中國人的錢,又要隨時不失時機地對中國政治插上一腿,迫使中國按照我們的“規矩”行事。這與其殖民者前輩的思路一脈相承。不過,中國已經不再是馬戛爾尼當年描述的輕輕一碰就可以打倒在地的“泥足巨人”,這樣的“規矩”,我們拒絕接受。我外交部發言人5日就回應道,作為英國對香港殖民統治時期的末代港督,有關人員應有自知之明,儘早認清時空變遷,立即停止慫恿“占中”違法活動的言行。
  我們無法禁止彭定康發表關於香港問題的個人言論,但目前他“可行的建議”的確是閉上嘴巴。因為每當他開口講話,事情就正如他自己所說,“從某些方面來說,我們不但沒有使形勢得到逆轉,反而使形勢變得更難解決。”當然,他說這句話並非是自責,而是用來批評英國政府的,但對他自己恰恰特別適用。▲(作者是香港媒體評論員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除夕

yj93yjfh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